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亮博客

塞外明珠,山水梨城

 
 
 

日志

 
 

浣紗溪邊可否遇見不一樣的美?  

2018-05-02 13:48:58|  分类: 诗词雅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浣紗溪邊可否遇見不一樣的美?

   (2018-05-01 07:16:15)
标签:  

依湄湄

   

浣溪沙

   

西施

   

欧阳修

   

秦观

分类: 湄。讀之悅。

(圖片來自網絡。)


 

我有一個不大好的「毛病」,——望文生義,看見什麼詞容易就會浮想聯翩的聯想到很多很多,天馬行空似的,到了最後往往已經跟最初看見的那個詞雖說到不了十萬八千里的距離也是八竿子打不著了,有些思緒萬千的。當然,我想每一個人在浮想聯翩的時候都願意往快樂的事情上頭想罷?這彷彿是人的本能?雖說想著想著可能就想到相反的方向去了。所以,曾經也想過要改掉這毛病,但是改了好些次都沒有能夠改掉,也就不改了,庸人自擾就庸人自擾罷,反正也沒有擾到別個,不是嚜?好罷,開篇先就囉嗦了一堆離題的話,趕緊回到想要說的內容上來罷。:)——「浣溪沙」。是的,這一次我想要說幾句「浣溪沙」。

 

每每看見「浣溪沙」三個字,我首先想到的是中國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西施。而且,我猜可能很多很多看見這個詞牌的人都會想到西施罷?西施浣紗,雖說不能說無一例外的中國人都知道,但可定然是十有八九是知道的罷?人對美女總是興致盎然的。素來望文生義會比較多誤解,但是這一次「浣溪沙」卻沒有,——「浣溪沙」詞牌還真的與西施相關。網絡這樣告訴我:

 

「浣溪沙」,原為唐代教坊曲名,《金奩集》入「黃鍾宮」,《張子野詞》入「中呂宮」。唐教坊曲有「浣溪沙」曲名,與詞調稍異。唐生詞(唐代配樂的近體詩)亦有「浣溪沙」調名,歌詞為七言六句形式;又有「浣紗女」調名,歌詞為五言四句形式。從字意上來看,「浣」指洗滌、漂洗;「沙」,古通「紗」。因此,「浣」的對象只能是「紗」。敦煌出土的唐寫本《雲謠集·雜曲子》及五代後蜀趙崇祚集錄的《花間集》所錄毛文錫、閻選、毛熙震、李珣詞,調名均題為「浣紗溪」。據南朝宋孔靈符《會稽記》載:「勾踐索美女以獻吳王,得諸暨羅山賣薪女西施、鄭旦,先教習與土城山。山邊有石,雲石西施浣紗石」。今浙江諸暨市南近郊的苧羅山下浣紗溪畔有浣紗石,上有傳為東晉王羲之所書「浣紗」二字,相傳這裡石春秋時越國美女西施浣紗的溪水。一說浣紗溪即浙江紹興南二十哩的若耶溪。總之,調名「浣紗溪」的本意即詠春秋越國美女西施浣紗的溪水。最早採用此調的是唐朝人韓偓,通常以其詞為正體,為平韻體。另有仄韻體,始於南唐後主李煜。此調音節明快,句式整齊,易於上口,為婉約派與豪放派多數詞人索常用。

 

當然,每每說起來詞就不能不提到王國維先生的《人間詞話》。王國維先生認為「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晏殊《鵲踏枝》,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歐陽修《蝶戀花》,柳永《鳳棲梧》,此第二境也。『眾裏尋他千百度,回頭驀見,那認證在燈火闌珊處』辛棄疾《青玉案》,此第三境也。此等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釋諸詞,恐為晏、歐諸公所不許也。……永叔(歐陽修)『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於豪放中有沈著之致,所以尤高。」——王國維先生的眼睛裡,歐陽修是大詞人,雖說他說或許他以「境界」的高低來區別詞的好壞歐陽修並不認同,畢竟,王先生將歐陽修的詞列為第二境界,或許有些低估了歐陽修。當然,歐陽修的詞也是真的好,旁的不說,一闕《浣溪沙》便是流傳的非常廣的詞,《人間詞話》裡王國維先生也非常推崇:「歐九(歐陽修)《浣溪沙》詞:『綠楊樓外出鞦韆。』晁補之(晁無咎)謂:只一『出』字,便後人所不能道。余謂:此本於正中(馮延巳)《上行杯》詞『柳外鞦韆出畫牆』,但歐語尤工耳。」歐陽修的《浣溪沙》是一闕第一境界的詞?我想,應該是的罷?而且,給了讀詞的人一種舒心暢快的感受,——一份不一樣的美。

 

浣溪沙       歐陽修

 

堤上遊人逐畫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綠楊樓外出鞦韆。       白髮戴花君莫笑,《六幺》催拍盞頻傳,人生何以似尊前。

 

蔣勳先生在《蔣勳說宋詞》裡講說這一闕詞歐陽修寫的在揚州為官時去瘦西湖遊玩時的情景。當然,蔣勳先生說北宋開國時期普遍有一種昇平時代的喜氣洋洋,而這樣的喜氣也被文學家們紀錄了下來,例如歐陽修的這一闕「浣溪沙」。這闕詞裡歐陽修寫了春天的景緻以及春遊時的快樂,太快樂了,太high了,以至於讓人讀了不能不被那種快樂感染,當然,我想,這樣具有感染力的詞一定是第一境界的詞罷?

 

歐陽修是快樂的,秦觀卻是不那麼快樂的,甚至總是有那麼一些低沈、一點無法講明的愁緒。當然,所以這樣是跟個人的經歷遭遇相關的罷?秦觀因為受到蘇軾的牽連遭遇被貶官,而且一直也沒有翻身,情緒自然無法高漲,所以,王國維先生說「少遊(秦觀)詞境,最為淒婉。至『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裡斜陽暮』《踏莎行》,則變而淒厲矣。東坡賞其後二語,猶為皮相。」秦觀的「浣溪沙」也是流傳的非常非常廣的一闕詞,卻是無邊的愁緒,雖然有些淡淡的。

 

浣溪沙     秦觀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陰無賴似窮秋。淡煙流水畫屏幽。       自在飛花輕似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閑掛小銀鉤。

 

我看這闕詞的感覺就是一種淡淡的,卻又化不開的哀愁,彷彿雨霧一樣,無邊無際的迷濛感。當然,這樣的感覺蠻美麗的,雖說帶些病態美。也或許,這就是那種不一樣的美罷?能夠引起來人的不一樣的美的感覺的文字總是上好的文字。秦觀的美帶著「耽溺」的性質,蔣勳先生這樣說。仔細想一下,確實是的。當然,耽溺美屬於頹廢美學的範疇,而頹廢的美有時候更能夠引起來人們的共鳴,也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心底裡都或多或少有一些頹廢的潛在性?總之,秦觀的這一闕「浣溪沙」是令人喜愛的上品的詞,雖然有一些頹廢。

 

女詞人李清照也寫過「浣溪沙」,而且不止一闕,我更喜歡其中的一個:

 

浣溪沙      李清照

 

繡面芙蓉一笑開。斜飛寶鴨襯香腮。眼波才動被人猜。        一面風情深有韻,半箋嬌恨寄幽懷。月移花影約重來。

 

有人評說這一闕愛情小令鮮明生動又不失樸直。細細體味一下,還真的是。當然,李清照是一個特立獨行的女子,她有思想有深度亦叛逆。當然,假若她不是這樣只怕也寫不出來那麼些上好的詞了罷?這一闕詞,女詞人就將一個真摯、炙烈又大膽的美麗的女孩子呈現在了讀者的眼睛裡,叫人不勝喜歡。真真是一種美麗的相遇。而與這樣的一個女孩子遇見了,只怕愛情也立刻就生出來了罷?一見鍾情了。一笑。

 

「浣溪沙」是婉約派、豪放派詞人都比較喜歡用到的詞牌,婉約派可以寫得婉轉細膩楚楚動人,那麼豪放派的詞人又如何寫這樣的小令呢?王國維先生說「小令易學而難工」,可見小令不好寫,但是寫好了就一定好。蘇軾是豪放一派的詞人,他的「浣溪沙」就是另一種美了,與晏殊、秦觀等人相比較。

 

浣溪沙       蘇軾

 

山下蘭芽短浸溪,松間沙路淨無泥,瀟瀟暮雨子規啼。      誰道人生無再少?門前流水尚能西!休將白髮唱黃雞。

 

果然大氣豪放!這樣的詞讀起來給人一種豪邁瀟灑的感覺,——歲月完全沒有能夠打敗人。人,是歲月的主人。我想,這應該是一種積極向上的美與力量罷?

 

當然,每每說到一個詞牌似乎就不能沒有清朝到納蘭性德。納蘭詞是中國詞園的一朵絢爛奪目的花。納蘭性德應該也寫了不少的「浣溪沙」,我錄其中一闕。

 

浣溪沙      納蘭性德

誰唸西風獨自涼,蕭蕭黃葉閉疏窗,沈思往事立殘陽。       被酒莫驚春睡重,賭書消得潑茶香,當時只道是尋常。

 

納蘭性德是至情至性之人,他的一腔子情愛都給了一個人,——他的妻子。只是可惜,妻子早逝令納蘭成了似乎鎮日都沈浸在悲傷懷戀之中的男人。納蘭詞太多的寫了懷戀的情緒。或許,這樣的深情是納蘭詞最大的魅力罷?亦是使得王國維先生發出來感慨:「納蘭容若(納蘭性德)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北宋以來,一人而已。」我看納蘭容若的這一闕「浣溪沙」,最印象深刻的是起手的「誰唸西風獨自涼」跟末一句的「當時只道是尋常」,尤其末句,真真是給我一種感覺:一個人,往往在擁有什麼的時候並不會覺得擁有的多麽可貴,只有失去了方才明白原來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惜,往往到了明白的時候已經不再擁有了。真的是遺憾。可是,卻又能夠怎樣呢?只能夠是一聲或輕或重的嘆息了罷?——當時只道是尋常。人,要懂得珍惜,不是嚜?哎呀,這有些說教的嫌疑了,趕緊停住罷。

 

一闕「浣溪沙」,果然是不一樣的美。當然,我願意與這樣的美相遇見。

 

  评论这张
 
阅读(5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