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亮博客

塞外明珠,山水梨城

 
 
 

日志

 
 

三毛:不是跟你说过三次了吗?我是你的天使 2018年01月04日 09:27:59 来源:凤凰读书  

2018-01-05 17:52:51|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毛:不是跟你说过三次了吗?我是你的天使

 
来源:凤凰读书

2018年01月05日 - 亮堂堂 - 广亮博客


 

爱,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什么那么辛酸,

那么苦痛,只要还能握住它,

到死还是不肯放弃,到死也是甘心。

——三毛《背影》

这一篇文章

需要你带上耳机来听的文章

三毛1943年3月26日(癸未年)-1991年1月4日

“她要的是黎明,一种没有任何声音的黎明。

即使她如此渴望着,回声还是不肯退去。”

——三毛在《回声》的唱片文案里,写下了这样的文字。

1991年的1月4日,三毛去世,一个传奇的女子的一生也在这天结束。三毛填词最出名的是那首《橄榄树》,而在1985年,三毛出了一张专辑《回声》,和她的英文名Echo同义。在这张专辑里,她填的词,概述了自己的半生故事。

1985年出版的《回声》是华语流行音乐史上历史地位很高的一张唱片专輯,最大的特色是:它是名作家三毛的半生故事。

三毛亲笔写的十一首歌词,再经由三毛本人的旁白贯穿,串联成一张完整的音乐传记。内质统一、叙述丰富,如故事般动人,被称为“传记音乐”。

这张专辑的第二大特色是齐豫与潘越云的歌声,宛若天籁,珠联璧合。齐豫、潘越云加上三毛,气貭上也相当珠联璧合,三个最波希米亚的女人!

专辑的第三大特色,歌曲由李泰祥、李宗盛等七位作曲高手分別谱写歌曲,每首歌自有风格,卻又能調性相融。

感谢科技,能时隔多年,依然让我们能听见她的声音。大家可以点开听听,三毛的声音,也许和你想象的的桀骜的自由女子不太一样。

《回声-三毛作品第15号》将三毛的半生划分为四个阶段:

从《轨外》到《谜》诉说童年封闭,是三毛这一生不寻常经历的缘起,其中的压力与叛逆,孕育出她日后浪迹天涯的生活中所赖以支撑的毅力与勇气,在音乐上也做了特殊的处理,先以旋转木马的音乐进入,前段以潘越云略带童音的表情唱出童年伊始的欢欣,中段则由齐豫唱出成年后的悲伤回忆,是很有画面的一首歌。

从《七点钟》、《飞》到《晓梦蝴蝶》则是少年三毛的初恋记录,由忐忑憧憬到恨别远走,心情也在纤细的颤栗中迷乱;从《沙漠》开始的崭新世界是三毛传奇的高潮,她对生命独特的观点带给人们一种新奇的刺激与向往,也是她最大的魅力所在。三毛浪漫的爱情,亦伴随她传奇的经历开始。

《今世》和《孀》是唱给故去恋人的悲歌,也是三毛脆弱生命的一个节点。而最后的《说给自己听》、《远方》到《梦田》,则是在漫漫黑夜中乍现的黎明曙光,经历人生的创痛之后,在豁达中给自己的灵魂松绑。

最早那批古典风格的词,只留下陈志远谱曲的《晓梦蝴蝶》。新写的歌中,《七点钟》和《飞》两首歌是散文式的词,句式参差极难处理,制作人齐豫请到当时初崭头角的李宗盛谱曲,后来成为齐豫与潘越云极受听众喜爱的经典曲目。这是齐豫首次和李宗盛合作,较具白话性的曲式,配上描述三毛初恋的心情,竟呈现完美的结合,齐豫也彷佛从天上走下人间,真的急着要去赶搭火车赴约。翁孝良谱曲的《梦田》是专辑的压轴,齐豫与潘越云凄美绝伦的二部和声由黄韵玲编写。谱曲人还包括和齐豫素有渊源的李泰祥、李泰铭兄弟,李泰祥在专辑中写了《沙漠》及《今世》都是曲式悲壮,在《沙漠》中,齐豫唱出了沙漠的孤独苍凉,也体现了三毛迷失在沙漠中的情怀,至于曲调更庞杂、歌词也最有史诗气势的《今世》,则更让齐豫唱得荡气回肠。

在制作人齐豫与王新莲的处理下,三毛个人的每一个经历都借着歌曲扩大成所有女人的生命故事。此专辑的一大特色正是齐豫与潘越云两个声部的珠联璧合,二人用她们超然世外的音色,用不同的演绎风格,将三毛在不同际遇下的不同心境完美地诠释出来。

三毛在专辑文案里写:她要的是黎明,一种没有任何声音的黎明。即使她如此渴望着,回声还是不肯退去。滚石的文案写:《回声》是一种绵延的声音,一波又一波地振荡着我们的耳鼓,将那份难以名状的感动,渗透到每一个人的心灵深处。这份感动,足以穿越时间,抚摸你。

《回声-三毛作品第15号》具备当时乐坛极其壮盛的创作阵容,优秀的音乐人与作家联手打造出一幅气度恢宏、细腻斑谰的图景,成为滚石唱片鼎盛时期最具代表性的唱片之一。

__________

《回声》前言

by 三毛

回声是一种恫嚇,它不停息的深入人心,要的不过是一个证明。

有人问:这些发生的事情在以后能够记住吗?回声告诉她:「是的是的是的是的……」于是她反而哀哭起来。

也许,她自己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只是一种缓慢的幻觉低语在她耳边一再呼唤。

当回声在某一刻突然消失的时候,她觉得在这整个时间了,应该做些别的事情,但她不知道是什么,永远也不会知道,永远也不能知道,这是她为何感到悲哀的原因。

于是她写出了「回声」——这一首又一首歌。

就凭着这些,歌唱继续着,甚而更加嘹亮而持久。

在爱的边缘,唯有歌声在告诉她;的确,曾经有些无名的事情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

于是她又趴在地上恸哭,直到再临的救赎将她带去远方。

在深夜里,她醒来,那种声音还是如同潮汐一般在她身畔起伏。而她要的不是这些,她要的是黎明,一种没有任何声音的黎明。即使她如此渴望着,回声还是不肯退去。



《轨外》

没有上学的日子持续了七年。

对于一个少年来说,那造成了生长期的一个断层。以后,那七年啊有如一种埋伏在身体里的病。一直到现在,仍然常常将自己禁锢反锁在黑暗中,不想见任何人。

当我写到—小小的双手,怎么用力也解不开是个坏小孩的死结那句话时,发觉自己竟然悄悄流泪。

大人的回忆,小人的遭遇,那里面孱弱、自卑、寂寞都是如此无能为力。只因为,当时实在年纪小。

 

《轨迹》

曲:李泰铭唱:潘越云、齐豫

“故事,还是得从我的少年时候说起...”(三毛原声独白)

胆小的孩子怕老师

那么怕怕成逃亡的小兵

锁进都是书的墙壁

一定不肯不肯

拿绿色的制服

跟人比一比

那家的孩子不上学

只有你自己自己最瞭解

啊——

出轨的日子

没年没月没有儿童节

小小的双手

怎么用力也解不开

是个坏孩子的死结

常常,我偷看母亲,尤其当她专心在看电视剧的时候。我总是在猜,猜我的苦与愁,母亲总也不以为那是真的。

人类生生死死了几千年,爱是一回事,了解又是一回事。写到这儿,又看了一眼母亲,我突然感到辛酸。她的苦与愁,我又明白了多少呢?

 

 

《轨迹》

曲:翁孝良唱:齐豫

当时实在年纪小

我的愁

我的苦

妈妈你不要以为

它不是真的

而我是这么的不明白

今生的起步

要等到什么时候


《七点钟》

写到初恋,那幅灰暗厚重的幔子呼一下被刮去,爱的风雨如此欢畅强烈的向我吹拂过来。直到这一刻,生命才显出了意义和一切复杂的滋味。

看到当时的实景——七点钟,「你说七点钟?好、好、好、我一定早点到……」看见那个急迫的女孩,我禁不住大笑起来——准时到就好了,早点去有什么用?

初次约会在开往淡水的夜车上,那是一场旅程的开始,而我,就一直没有下过火车。

 

 

《七点钟》

曲:李宗盛唱:齐豫

今生就是那么地开始的

走过操场的青草地走到你的面前

不能说一句话

拿起钢笔在你的掌心写下七个数字

点一个头然后

狂奔而去

守住电话就守住渡日如年的狂盼

铃声响的时候自己的声音那么急迫

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我是我

七点钟,你说七点钟?

好、好、好、我一定早点到

啊——明明站在你的面前还是

害怕这是一场梦

是真是幻是梦是真是幻是梦

车厢里面对面坐着

你的眼神

一个惊惶少女的倒影

火车一直往前去呀——

我不愿意下车

不管它要带我到什么地方

我的车站

在你身旁

就在你的身旁

是我——

在你身旁

 四

《飞》

你听过有什么结果的初恋吗?很少,是不是?是受着重挫走的,那么空空洞洞的一个人。走的时候,机场大厅里一遍又一遍呼唤,呼唤没有航向的飞行者向第三号登机口离去。

 

 

《飞》

曲:李宗盛唱:潘越云

我不怕等待

你始终不说的答案

但是

行装理了箱子扣了

要走了要走了要走了

这是最后一夜了

面对面

坐着没有终站的火车

明天要飞去飞去

没有你的地方

没有你的地方

钥匙在你的紧锁的心里

左手的机票右手的护照

是个谜一个不想去解开

不想去解开的谜

前程也许在遥远的地方

离别也许不会在机场

只要你说出一个未来

我会是你的

这一切都可以放弃


 五

《晓梦蝴蝶》

一度,变成了不相信爱情的人。写这首歌的时候,一只翩翩然的蝴蝶。而蝴蝶,它们朝—生—暮—死。非常偏爱这首歌,喜欢歌词里迷漫的雾,还有那一群无可无不可的蝴蝶。

 

《晓梦蝴蝶》

曲:陈志远唱:潘越云

那夜的雨声我还记得

说了什么话——对你却

都已忘

晓梦里漫天穿梭的彩蝶

扑向枕边说

说这就是朝—生—暮—死

我不在记得什么

除了夜雨敲窗

爱情不是我永恒的信仰

只等待等待

时间给我一切的答案

《沙漠》

“后来,我有一度变成了一个不相信爱情的女人。

于是我走了,走到沙漠里头去...

也不是去找爱情。

我想,大概是去寻找一种前世的乡愁吧...!”(三毛原音独白,在这首歌里)

 

《沙漠》

曲:李泰祥唱:齐豫

前世的乡愁铺展在眼前

啊————一疋黄沙万丈的布

当我当我被这天地玄黄牢牢捆住

飘流的心在这里慢慢慢慢一同落尘

呼啸长空的风卷去了不回的路

大地就这么交出了它的秘密

那时沙漠便不再只是沙漠

沙漠化为一口水井

井里面一双水的眼睛

荡出一抹微笑

嗳————呣————


今世

先走的是比较幸福的,留下的,也并不是强者,可是,在这彻心的苦,切肤的疼痛里,我仍就要说——为了爱的缘故,这永别的苦水,还是让我来喝下吧!——三毛《不死鸟》

每听这首歌,齐豫的眼里总也浮着一片水。

我没有像她一样。

听到第七遍,那一个转折出现,说:「不是跟你说过三次了吗?我是你—的—天—使……」这才动容恸哭起来。以后,就没敢再去听这首歌。

 

《今世》

曲:李泰祥唱:齐豫

听不见狂吹的风沙里

在说什么古老的故事

那一年那个三月

又一次

地老天荒

花又开了花开成海

海又昇起让水淹没

你来了来了

一场生生世世的约会

我不再单独走过秋天

不是跟你说过三次了吗

我—是—你—的—天使

不在你身旁的时候

不可以不可以

跟永恒去拔河

你忘了忘了忘了忘了

那一次又一次水边的泪与盼

你忘了岸边等你回家的女人

日已尽潮水已去

皓月当空的也晚

交出了

再不能看我

再不能说话的你

同一条手帕

擦你的血湿我的泪

要这样跟你

血泪交融

就这样跟你血泪交融

一如

万年前的初夜


“许多个夜晚,我躺在床上,住在一栋海边的房子里...

总是听见,晚上的风,带着一种呜咽的声音,刮过我的窗口...

我坐在那个地方,突然发觉,我原来已经没有家了。

是一个人...

每一个晚上,我坐在那里等待黎明...

那时候,我总以为,这样的日子,

是过不下去了........”


(三毛原音独白,在这首歌里)


 

《孀》

曲:陈扬唱:齐豫

月季花慢慢爬墙

青苔也比它快了

点点白花是我

永不移的星星

夜总也不能过去

啊—————

等待

是织布机上的银河

织啊织啊

织出渡河的小船

总有人来

问我的婚期

我说

织完了这又要开的一朵

有一朵又一朵

一朵又一朵一朵又一朵……

才是时候

 九

说给自己听


没有人能够在世界上能够“弃”你,除非你自己自暴自弃,因为,我们是属于自己的,并不属于他人。事情已经发生了,要面对的情况才是最实际的。——三毛

一直告诉自己,如果能够再活一次,天上的繁星不会总是挂在北天寒冷的地方。

星星们总也挤在天的一角,既使一再跟自己说,如果再跨出一步,可以看见温暖的南十字星,而我不能。

写这首歌的时候只想到一条蛇,那条可以将我送到彼岸去的蛇。

 

《说给自己听》

曲:李泰铭唱:潘越云、齐豫

让我说给你听吧

但愿——

醒来已不在这个世界

去了去了不带一支发夹

明天的星星

不是挂在这一边

让我再说给你听吧

从来知路的候鸟不迷航

去吧去吧

不要带任何心情

明天的星星四面八方

让我说给你听吧

让我再说给你听吧——


远方

“常常,我跟自己说,到底远方是什么东西?

然后我听见自己回答。

说远方是你这一生,现在最渴望的东西。就是自由...!

很远很远的,一种像空气一样的自由。

在那个时候开始,我发觉,我一点一点脱去了,

束缚我生命的,一切不需要的东西!

在那个时候,海角、天涯,只要我心里想到,我就可以去!

我的自由,终于,在这个时候来到了...!(三毛原音独白,在这首歌里)

 

《远方》

曲:王新莲唱:潘越云

远方有多远

请你请你告诉我

到天涯到海角

算不算远

问一问你的心

只要它答应

没有地方是到不了的

那么远

十一

梦田

这是现在的梦,想一片田,不要太大,那么方方的一亩也够了。想着想着,掌心中涌出满满的种子,而我,很想把它们全种下去,去享受那农夫看见新芽的心情。

 

《梦田》

曲:翁孝良唱:潘越云、齐豫

每个人心里一亩一亩田

每个人心里一个一个梦

一颗啊一颗种子

是我心里的一亩田

用它来种什么

用它来种什么

种桃、种李、种春风

开尽梨花

春又来

那是我心里一亩一亩田

那是我心里一个

不醒的梦

 2018年01月05日 - 亮堂堂 - 广亮博客

2018年01月05日 - 亮堂堂 - 广亮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