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亮博客

塞外明珠,山水梨城

 
 
 

日志

 
 

【转载】大树参天枕书眠  

2016-05-04 19:34:20|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雷雨《大树参天枕书眠》


陈忠实,作为一个作家,一位生活在大西北西安的作家,一位因为长篇小说《白鹿原》而当之无愧地成为陕军的主将挺立在中国文坛的作家,在73岁的时候,阖然长逝。在当下,一个作家的去世,居然引起如此广泛的关注,实在是有点出乎意料。他去世的次日,人民日报刊发消息,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都送了花圈。陕西有关方面的治丧小组,以一位宣传部副部长领衔,参加的陕西作协正副主席达15人之多,可谓备极哀荣。

说实在话,对于陕西文坛,最先知道的并不是陈忠实。不说路遥因为《人生》,更因为《平凡的世界》而享誉文坛,我曾经两次到过延安,都去了静卧在延安大学山坡上的路遥墓;也不说贾平凹,读小学的时候,就知道了这个不无独特的名字,更因为他的《商州三录》而声誉鹊起,受人追捧,并不亚于他后来的《浮躁》,当然还有《废都》。我们甚至还知道高建群、邹志安,但是对于陈忠实,当初的印象实在模糊。但是,在二十世纪之初的某个夜晚,这一切都轰然改变。那个时候,我在一家报馆为稻粱谋,栖身在南京三步两桥的一间平房里。四年大学同学星散各地,作为一个异乡人,在这样的所谓六朝烟水的故都,实在是倍感孤独与寂寞。也是在一个星光黯淡的傍晚时分,骑着破自行车的我从沙塘园一位女同学的宿舍回来,路过山西路,也就是西流湾对面,有一家邮局的书报亭,还没有打烊。我也是一时兴起,就买了一本《当代》杂志,当时又没有微博微信,一部书还没有出来,就被炒作得周天寒彻。就是这一期杂志上,看到了那副类似黄土高原上沟壑纵横的令人敬畏的饱经沧桑的头像,大概就是小说中的主人公白嘉轩,实际上酷肖生活中的陈忠实。还有小说的题记,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巴尔扎克的话,如电光石火,令人过目难忘。而小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白嘉轩后来引以为豪壮的是自己一生娶过七个女人,就这一句话,撼人心魄,荡气回肠,引人无限想象。我匆匆买来,回到宿舍,一夜无眠,把小说读完,期待着下一期杂志的到来,如同如今期待美剧《权力的游戏》一般。我关心着白嘉轩的命运走向,也关心着田小娥的最终结局,更关心白嘉轩家的长工鹿三的故事演变,而百灵、朱先生也都是令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的人物。这实在是一部气势磅博器具恢弘的鸿篇巨制。故事的庞杂,观念的清新,人物的多元,语言的老练,实在是令人击节长叹相见恨晚。也是精力充沛,无所顾忌,我写了一篇被上海一所大学知名教授蔑视得无以复加的所谓小书评,后来刊发在一家行业报上,责任编辑叫王震彩,也不知此人现在何方了。自此,陈忠实这个名字,牢牢地刻在了脑海中。

也是不久之后,似乎有一次活动去黄山,是从太平县乘轮渡去的,在一个唤作甘棠的小镇住宿。我与如今在湖北武汉人民日报分社的顾兆农住一个房间,晚饭后散步,在一小书店看到了已经出版的人文版的《白鹿原》,就又买了一本,如获至宝之态,令人侧目。顾兆农还讥笑我,这种小说有什么看头?我当时对这位厦门大学毕业的在中央媒体供职的大记者本来心存敬仰,但听了这样的一句话后,真有点不知所措无语应对了。黄山脚下重温《白鹿原》,细细品读,北望中原,想起家乡故土的诸多往事,往往是情难自禁泣不成声。它不同于柳青的《创业史》,它不是周立波的《山乡巨变》,它也不是李准的《黄河东流去》,但是它超越了它们,跻身了经典行列。记得何向阳的父亲南丁曾经说过,李准在许昌参加一个什么应酬,主办方介绍了许多所谓大家名流,把李准放在了后面,李准对此很是愤愤不平。南丁说,你是大作家,有一部《黄河东流去》足以传世,计较这些干什么。李准嘿嘿一笑,不再多言。陈忠实也许并不信服丁玲的所谓一本书主义,但是他的的确确是凭着《白鹿原》这一本书而立在文坛之上的啊。《白鹿原》之后,若是有人强人所难,鼓捣陈忠实再去写所谓《白鹿原》续集之类的,那是挖坑,也是把老先生往绝路上推啊。

陈忠实毕竟还是靠作品说话,看到众多的缅怀文字中,大多发乎真诚,出于坦诚,但也看到了令人不快的所谓杂音碎语。人吃五谷杂粮,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更何况,文坛这个大江湖,也是泥沙俱下,鱼龙混杂,但是有一人针对贾平凹不足三百字的悼念陈忠实的文章而刻意解读深文周纳,让人倍感小人的阴暗下作,也让人明白即使鲁迅不也是至今难以盖棺论定吗?路遥也好,陈忠实也好,都已经走进历史了。作为陕西文坛三驾马车之一的贾平凹,硕果仅存,他的文字虽然简短,但其中的悲悯与哀伤也是清晰可辨的。至于在人世间,有远有近,有亲有疏,也都是人之常情,又有什么可求全责备的呢。

陈忠实是文坛上的宿将,也是示人以忠厚淳朴的老大哥。但任何一个有个性的大作家都是有血有肉情感丰富之人,而围绕着这些大作家,都有一大批所谓的研究者,人不怕出名猪怕壮嘛。如今又有多少红学家、鲁学家,指望着曹雪芹、周树人先生来拿学位、评职称啊。但是,不管怎样舞文弄墨,善舞长袖,还是多少要有点敬畏之心吧?不要以死人压活人,也不要借逝者来为自己谋取点什么一鳞半爪的腐鼠滋味,才是正道。陈忠实,作为一株挺立在关中平原上的苍劲老树,参天摩云,静看人间万象,审视时代变迁,因为一部《白鹿原》堪可当做自己的黄泉枕头。老先生,也可以瞑目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