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亮博客

塞外明珠,山水梨城

 
 
 

日志

 
 

【转载】曾经有一徐懋庸  

2016-04-30 12:08:29|  分类: 人物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雷雨《曾经有一徐懋庸》


 

知道徐懋庸这个名字,是在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在乡下读书的时候,在鲁迅的作品注解里提到他,是作为反面人物出现的。但是后来,看到了三联版的《徐懋庸杂文集》,对这个人的印象逐步改变了,记得杜大纪先生给我们弟兄说过这样的话,鲁迅骂过的人,未必都是坏人啊,如胡适、林语堂、梁实秋,还有这位徐懋庸。

后来,也就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梢了,到南京读大学,也是偶然的场合听卢冬梅老师给大家提及,说是徐懋庸的孙子是南师附中的学生,殉情而死,顿然间成为届街谈巷议的一个话题,云云,这才想起来,我在乡下看到的《徐懋庸杂文集》上有徐懋庸在1976年拍摄于南京的照片,看上去是一个风骨凛凛颇有个性的老者,莫非,他是南京人?毕竟是南京,大都市嘛,成贤街上就是南京图书馆,看书是大大便利了,这才发现,徐懋庸,原名徐茂荣,是浙江上虞。他幼年家贫,高小毕业辍学后,在1926年参加革命,后因政府通缉,逃亡到上海,考入半工半读的国立劳动大学。1930年,毕业后的徐懋庸回到浙江临海回浦中学任教,并开始翻译法国罗曼·罗兰著的《托尔斯泰传》。从1933年夏,徐懋庸开始写杂文并向《申报·自由谈》投稿。他的杂文笔法犀利,揭露时弊不留情面,批判社会一语中的,因风格酷似鲁迅而以杂文家出名。1934年,他在上海加入左联1935年出版了第一本书《打杂集》,鲁迅为之作序。1936年,也就是八十年前,年仅25岁的徐懋庸因左联解散等问题写信给鲁迅,而正是此封信,大大影响了他的后半生,因为鲁迅就此发表了《答徐懋庸关于抗统战线问题》长文,予以驳斥。

徐懋庸于1938年抵达延安,加入共产党,后来还担任过抗大教员及冀察热辽联合大学副校长等职。1949年后,他还历任武汉大学副校长,中南局文化部、教育部副部长等,再后来就到中科学院哲学研究所任研究员了。毕竟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这个时候,鲁迅也没有被尊奉到令人望而生畏的地步,在19561957年间,徐懋庸居然写杂文100多篇,又结集为《打杂新集》,这些杂文依然保持民国时代的风格,实在是太不合时宜了,被打成右派,自然也是顺理成章了,而文革十年,徐懋庸能够劫后余生,也实在算是一种幸运了。谁知道,命运无常,在197727日,离春节还有10天,徐懋庸在南京病逝。

让徐懋庸从真正意义上进入上海文坛的,则要数《申报》副刊《自由谈》。当年徐懋庸常翻阅《自由谈》,尤爱读鲁迅的杂文,不知不觉中,灵感的触动,令他拿起笔模仿鲁迅文风写了《〈艺术论〉质疑》、《青年的心》两篇杂文,试投《自由谈》。两文很快发表了。不久,主编黎烈文又主动给徐懋庸写信,言及这样的文章很合需要,希望能够再写。从此,徐懋庸与杂文结下了不解之缘,并崭露头角,自然,徐懋庸其人其文,亦始受到鲁迅的关注。193211月的一天,这是21岁的徐懋庸第一次给鲁迅先生写信寄书,书是徐懋庸翻译的《托尔斯泰传》这自然也是他与鲁迅先生恩恩怨怨的肇始。收到赠书和来信,一直热情关心扶助文学新人的鲁迅先生,即于当夜复信。自此以后,徐懋庸开始与鲁迅有了频繁的书信往来。徐懋庸的杂文着实了得,这不啻是因为他对鲁迅心仪已久,对鲁迅的杂文洞若观火、烂熟于心,更是因为其自身的知识积淀、思想张力、笔墨技巧使然。师承鲁迅,竟令徐懋庸的杂文与鲁迅的文风如出一辙,以至让许多人误以为是鲁迅的作品。由于黎烈文的安排,徐懋庸得以与鲁迅相见,且彼此留下颇为深刻的印象。1935年春,由于左联领导成员田汉阳翰笙被捕,任白戈身份暴露而被迫远走日本,徐懋庸担任左联书记,年仅23岁,也因此,徐懋庸与鲁迅多有接触。鲁迅曾经直言不讳:有不少左翼作家,只而很少,是空头文学家,而你每年至少译一本书,而且文章写得不少。”19353月,当徐懋庸将《打杂集》约请鲁迅作序时,鲁迅欣然提笔:称这部杂文集和现在切贴,而且生动、泼辣、有益,而且也能移人情……我所以极为高兴为这本集子作序。1936年,上海左翼文化界内部发生了两个口号之争,一个是周扬等提出的国防文学口号,另一个则是鲁迅等提出的民族革命战争的大众文学口号,徐懋庸则属国防文学。其时,徐懋庸曾先后3次去找鲁迅,1936218日,是徐懋庸最后一次去见鲁迅。据说,徐懋庸看到已抱病在床的鲁迅花了4天时间写成的《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一文,公开发表在815日的《作家》杂志上。当时,徐懋庸正在上虞老家,他读到鲁迅这篇文章后,痛哭了一场。尽管如此,徐懋庸还存着希望,且有信心,他认为有朝一日,有些问题是会对鲁迅先生说清楚,得到他的谅解的在鲁迅逝世之后,徐懋庸写了一副挽联:敌乎友乎?余惟自问。知我罪我,公已无言

徐懋庸除了是一位杂文家外,还翻译出版了《罗斯福》《甘地》《萧伯纳》等。他还有一《徐懋庸回忆录》,应该是写于文革期间的吧。南京作家王一心曾说,徐懋庸的儿媳妇与他母亲曾经是同事,只是不知道徐懋庸当年在南京住在什么地方,他去世的时候,也只有66岁。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