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亮博客

塞外明珠,山水梨城

 
 
 

日志

 
 

【转载】从《悲惨世界》看恩惠与公义的冲突  

2016-11-03 12:09:19|  分类: 文史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悲惨世界》看恩惠与公义的冲突 - 临风 - 临风识劲草

雨果,1862年出版《悲惨世界》

 

多数人可能都期望活在一个统一的伦理与道德体系之下。如果总是在不协调,彼此抵触的伦理和道德观念间挣扎,人生是极其苦恼的。

 

“恩惠”和“公义”是两个非常重要的道德观念,也是两个很容易彼此冲突,造成困扰的价值。“公义”(justice)这个词在中国文化里用得比较普遍,它与“公理”、“公正”、“正义”,甚至“好”这个字都是相通的。可是,“恩惠”(Grace,恩典)这个字在中国出现不多,它与“慈悲”、“恩宠”、“仁爱”、“宽免”、“赦免”这些词汇相近。

 

这个世界如果没有了恩惠,人类社会就会缺乏温暖,再也没有宽容的爱;这个社会如果没有了公义,邪恶就变成常态,人们就无法生存。如果上帝不讲求恩惠,我们不但会生活在冷酷无情的社会,将来也会集体沉沦。如果上帝自己不讲究公义,他就没有理由要求人类实行公义。这似乎很清楚明瞭。但是,要在恩惠和公义间取得平衡,实行起来还真是不容易,公义派总会认为恩惠派没有原则,达不到上帝圣洁的标准。恩惠派总会认为公义派自义、自大,不懂得宽容。

 

在恩惠与公义之间可以取得平衡吗?如果不能,如何取舍呢?这个问题太大,三言两语绝对说不清楚。这让我想到雨果的巨著,《悲惨世界》里面两位关键性的人物,一位是冉·阿让,一个是沙威。虽然这部名著已经有许多人介绍过,但是这两个人物的互相较劲,正好像代表着恩惠与公义间的矛盾。他们间的对话一直深深地感动着我,提醒我从自以为是的冲动中走出来。

 

在法国大革命那个持续动乱的大时代,两个派别(保皇与共和)交织掌权,斗争剧烈,也反映出传统与进步两种理念的冲突。在这两种理念之上,又有宗教信仰的冲击。因此,在这动荡的时代中,多重价值间的对比就尤其尖锐。

 

·阿让的新生

 

·阿让因为找不到工作,不忍看见七个外甥的饥饿难忍,偷窃了一条面包,加上逃狱,而坐了19年的牢。他出狱以后,性格变得凶狠、孤僻。他仇视法律,认为社会欺骗了他,他要对社会进行报复。因为没有回去向警察局报备,他的身份变成了逃犯。

 

可是,他潦倒在外,没有客店或是人家愿意收留他。米里哀先生是一位具有同情心的天主教的主教,他坦然接纳了这位不似善类的陌生人,招待他与自己一同吃晚饭,又帮他铺了一张舒服的大床,这是·阿让廿年来睡得最舒服的一次。

 

主教这样接待一位粗鲁、放肆,有着强暴的神情,又语带威胁的陌生汉子,的确不很容易,雨果对他的描写相当深刻:
 
“主教在他的信心之外(不妨这样说)和信心之上,还存在着一种过分的仁爱。正是由于多爱,他才被那些‘端庄’、‘严肃’和‘通达’的人认为是有缺陷的。”
 
果然,冉·阿让恩将仇报。因着贪心,他偷走主教的一批银器,半夜里逃跑了。不幸的是,他跑不远遇上了警察,质问他银器的来历。他只好编造说,这些银器是主教送给他的。当警察把他领回主教的住处去对质时,他心里想,完了!这下要终身坐牢了。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下面的对话。

 

主教当着警察的面对冉·阿让说:“你搞错了,这些银器当然是我送你的礼物,但这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你忘记了那最有价值的东西,就是那两根银烛台。”冉·阿让原先在等待定罪,他是罪有应得的。但是完全没想到,他却被恩惠所笼罩。前一刻,他面临贫苦和监禁;后一刻,他面临的却是自由和丰富。在他离开前,主教低声对他说:“你永远不可忘记这个时刻。你的灵魂和你的生命已经被买赎了回来。你不再是自己的人了,从今以后,你属于上帝。”

 

在当时极度惊吓的心态下,冉·阿让并没有马上领会这个事件的意义。他甚至还继续去作坏事,抢劫了一个孩子。但是,这位被主教赦免的冉·阿让,再也不能狠下心来作恶,报复这个社会了。他为这次的抢劫感到痛苦,他看清了自己的丑陋,不禁喊着说:我是一个无赖 这个顽强的汉子哭了出来,这是他第一次流泪。

 

“冉·阿让哭了许久,淌着眼泪,痛不成声,哭得比妇女更柔弱,比孩子更慌乱。”

 

那天晚上,大约清晨三点的时候,经过主教屋子附近的车夫,看见有人双膝跪在主教大门外,仿佛是在黑暗里祈祷。冉·阿让有了新生。从此,他消失了。

 

八年后,有位马德兰先生出现,他为人精明能干,更是慷慨地热心助人。他当上了一座工厂的厂长,又是当地的市长。这位马德兰先生其实就是冉·阿让的化名。他因着那不配获得的恩惠,现在自己成为爱的化身,以回馈社会。例如,他仗义从沙威的手中拯救了那位受到社会欺凌而沦落为妓女的芳汀。他答应垂死的芳汀,尽力照顾她的孩子珂赛特。

 

不久机会来临,隔邻的城市宣布逮到了冉·阿让,正在受审。这是他脱离逃犯身份的好机会,使他面临了此生最大的良心争战:或者去自首,接受终身监禁的命运;或者不啃声,继续做个救世的善人。

 

他的第一个反应是要跑去自首,免去那个可怜的倒霉人被判终身监禁的命运。但是,他从这个英雄主义的冲动中退却了。他想到自己现在的人生非常有目标,自从获得新生以后,他的目标就非常清楚,隐姓埋名,爱人、爱上帝。在这个前提下,他活得很好。再说,这个脱罪的机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既然是“上帝的安排”,他凭什么去反对?听其自然吧?接受慈悲上帝的安排。但是,他的良心有了挣扎。

 

“世间有一种比海洋更大的景象,那便是天空;还有一种比天空更大的景象,那便是内心的活动……人心是广漠寥廓的天地,人在面对良心、省察胸中抱负和日常行动时往往黯然神伤!”

 

这个“上帝的安排”的借口是可耻的。他感觉自己又在作贼了,并且是最丑陋的贼!他偷盗另一个人的生活、性命、安宁和阳光!他简直是在作杀人的勾当!

 

在心灵不断地交战中,他选择了自首,从新入狱。虽然,他将终身做苦劳役、受羞辱。但是,这样选择使他能够保持心灵的平静和高贵。

 

“他向自己说,这样做是必要的,他的命运是这样注定了的,他没有权力变更上天的旨意,归根究底,他得选择,或者外君子而内小人,或是圣洁其中而羞辱其外。”

 

他的选择让我看到了一位高贵,真正悔改后的灵魂,而非道貌岸然的宗教徒。在作了这样的决定以后,他忽然又想起了那位可怜的妇人芳汀。如果他入狱了,他所作的保证就无法盾现,她和珂赛特也都完了。然而,他又感觉,自首的决定还是自私的。而且,牺牲自己不过是让那成千靠他养活的人生活进入绝境。这让他举棋不定。

 

于是,他重新省察自己的动机:

 

“那么,那个人去坐苦役牢,那是真的,不过,真见鬼,他自己作了贼!我说他没有作贼,也是徒然,他作了贼!我呢?我留在这里,继续我的活动。十年以后,我可以赚一千万,我把这些钱散在地方上,自己一文不留。我做的事并不是为了自己!大家日益富裕,工业发展,兴旺,制造厂和机器厂越来越多。家庭,千百个家庭都快乐,地方人口增加,在只有几户农家的地方,出现乡镇,在没有人烟的地方,出现农村,穷困不存,随着穷困的消灭,所有荒淫、娼妓、盗窃、杀人,一切丑行,一切罪恶,全都绝迹!”

 

“那个可怜的母亲也可以抚养她的孩子!整个地方的人都富裕,诚实!啊呀!我刚才疯了,发昏了,我说什么自首来着?真是,我应当小心,凡事不可躁进……为了救一个人,其实他罪有应得,我把他的苦处想得太过火了,谁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个什么人,一个贼,一个坏蛋,那是肯定的,为了救那么一个人而使整个地方受害!让那个可怜的妇人死在医院里!那个可怜的小女孩死在路旁! 和狗一样!呀!那多么惨!”

 

这下子,他心里舒坦了,他庆幸自己终于找到了答案。

 

是的,就是这样。我找到了真理……这是为了大众的利益,不是为我。我是马德兰,我仍旧做马德兰。让那个叫冉·阿让的人去受苦!冉·阿让已不是我了。我不认识那个人,我已不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假使在这时有个人做了冉·阿让,让他自己去想办法!”

 

他于是打开衣橱,准备销毁那一切属于冉·阿让的东西。他找出了旧衣服、布袋,等等,那些他一直保存着,为了留下回忆的东西。最后,他把主教送他的两个银烛台也翻出来了,拿到壁炉里去销毁。这时,他心里很激动,似乎有声音在他心里喊着:“冉·阿让!冉·阿让!”他听见有声音说(其实是他的良心):

 

“那好。你呢?做一个诚实的人。仍旧做市长先生,可尊可敬的,确也受到尊敬,你繁荣城市,接济穷人,教养孤儿,过快乐日子,俨然是个君子,受人敬佩,与此同时,当你留在这里,留在欢乐和光明中时,那边将有一个人穿上你的红褂子,顶着你的名字,受尽羞辱,还得在牢里拖着你的铁链!是呀,这种办法,是正当的!啊!无赖!”

 

他几乎不认识自己了。这是定义他做人的时刻,他到底是谁?他应当留在天堂做魔鬼,或是回到地狱做天使呢?他体会到耶稣当年在客西马尼园的挣扎。最终,他选择了地狱天使的路。这是恩惠在他身上发生了影响力,使得他不但有恩惠,更选择了公义的决定,抛弃了个人的,甚至集体的利益,去法庭自首。

 

公义的沙威

 

·阿让的对手是个代表法律,维持公义、道德与秩序的侦察员沙威。他是权威的化身,也代表着有权势者的利益。他忠心职守,执行着那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正义观。他一生的任务,似乎就是逮捕那违犯了假释法令的逃犯冉·阿让。

 

作妓女的芳汀被有地位的绅士侮辱而反抗的时候,他把她抓了起来,因为妓女是没有权利与绅士抗争的。马德兰市长当众推翻他对芳汀的判决。事后,受到侮辱的他,去密告马德兰市长就是冉·阿让。但是当法院阴错阳差的抓到了假的冉·阿让的时候,他为自己因着私心而密告的行为感到羞惭。沙威亲自走到市长办公室,全盘托出密告的事,并请求市长革他的职。我们可以看出,这个看来倨傲的人还是十分淳朴,还是带着良心的。

 

马德兰市长并不追究,认为沙威做的是分内的事。对这份人情,沙威并不同意。他说:

 

“市长先生,我不希望您以好心待我,当您把您的那份好心对待别人时,我已经够苦了。我不喜欢那一套。放纵一个冒犯士绅的公娼,放纵一个冒犯市长的警务人员,这种好心在我眼里只是恶劣的好心。社会腐败,正是那种好心造成的。我的上帝!做好人容易,做正直的人才难呢。哼!假使您是我从前猜想的那个人,我决不会以好心待您!会有您受的!市长先生,我应当以待人之道待我自己。当我镇压破坏分子,当我严惩匪徒,我常对自己说:‘假使你出岔子,万一我逮住了你的错处,你就得小心!’……

 

于是他深深行了个礼,向着门走去。 走到门口,他又转过来,两眼始终朝下:“市长先生,”他说,“在别人来接替我以前,我还是负责的。”

 

这段对话发生在马德兰即将赶到邻镇自首之前。

 

这就是道地的沙威。在百老汇的名剧《悲惨世界》里,有一段沙威唱的曲子“星夜”,虽然与故事中的角色有些许偏差,但确是非常传神,非常有力,也非常动听。让我尝试把它翻译如下:

 

Stars (星夜)

 

在那黑暗中

一个逃亡者在逃跑

从恩惠中堕落

从恩惠中堕落

上帝是我的见证人

我绝对不会放弃

直到我与这人面对面

直到我与这人面对面

 

他的道路是黑暗的

我的却是上帝的道路

有如那些走在公义道路上的人一样

都会得着他们的奖赏

但是如果他们堕落

像撒旦堕落一样

有地狱之火

和刀剑等候着!

 

星星阿

你是那样地繁多

几乎数不清

满布在黑夜里

有次序、有光明

你是人类的哨兵

安静而确定地

在黑夜里警戒

在黑夜里警戒

 

你们知道自己在天空中的位置

你们守着自己的路径和目标

按照自己的时辰

你们会按时回来

不变如昔

但你们若是像撒旦一样堕落

你们就会葬身于火焰中!

 

过去如此,今后也一样

在去乐园的大门上

那些步伐不稳和失败的人

必须付上代价

 

主啊让我找到他

使我可以看见他

稳稳地关在牢里

我不会安歇

直等到那一天的到来

我起誓

我指着星星起誓!

 

沙威为真理献身,他希望把窃盗、腐败、和一切不道德、不公义的东西赶出社会。他为这个目的牺牲自己的幸福,以为自己是上帝的代言人。在他的天堂里并没有恩惠的观念。由于他看不见自己也需要恩惠,因此爱心和宽容已经从他心里死去,他不了解没有爱心和宽容的世界就是地狱。

 

后记:原文写于2009年,20117月第二次贴在博客。这次,经过修饰后再次分两次刊登。这是第一部分。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