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广亮博客

塞外明珠,山水梨城

 
 
 

日志

 
 

醋栗熟了--契诃夫的文学与爱情  

2015-01-30 12:49: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醋栗熟了,浆果就要熟了。”这是一场契诃夫和他的初恋米齐诺娃的爱的故事。1904年7月15日,伟大的俄罗斯文学家契诃夫在德国巴登威勒去世,后归葬莫斯科新圣女公墓。当时,他的初恋情人、终生的爱人,丽卡?米齐诺娃,参加了他的追悼会,“她穿着一身黑衣裳,两个小时默默地站在窗口,不回答我们向她提出的任何问题……”这对文学史上的著名恋人,自初识之日开始,分分合合,种树的人以醋栗为信,九年时间里,通信无数,爱恨交加,直到各自结婚,很快人世两隔。在他去世110年后,在蓬蒿剧场,我们高歌《海鸥》,高歌《爱的故事》,缅怀这一场可望而不可即的爱情,纪念契科夫璀璨的、直指灵魂的文学成就。

在希望与绝望之中,醋栗熟又生;在樱桃庄园的荣与枯之间,现代戏剧的萌芽悄然生长,代替我们诉说爱的痛苦。现奉上朗读和交流实录如下,读完之后,您一定会忍不住跟我们说出同样的话,“谢谢你,安东?契诃夫。”

嘉宾简介:

童道明(《爱的故事》译著者、学者、剧作家)

张柠(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文学评论家)

宋宝珍(戏剧评论家、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副所长)

主题图书:《爱的故事:契诃夫和米齐诺娃》

左起:张柠、童道明、宋宝珍在读书会现场

主持人:欢迎各位朋友来到“醋栗熟了--契诃夫的文学与爱情”读书会的现场,走进契诃夫和他的初恋米齐诺娃的爱的故事。首先向大家介绍与我们一起对话的三位嘉宾:著名学者、剧作家童道明老师,也正是本次主题图书《爱的故事》的译者,他对契诃夫有着深沉而特别的感情,个中详情大家稍后就会明白;第二位是著名的文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柠老师,张老师学识渊博,在当代文学批评领域拥有很高的话语权;另外一位是中国艺术研究院话剧研究所的宋宝珍先生,宋老师长期从事戏剧理论和戏剧历史的研究工作,他所教授的中国话剧史在学校里很受学生欢迎。我们在了解宋老师的时候,还知道他的一句名言,叫做“选择了戏剧就终生不能毕业。”

今天的三位嘉宾,我相信是一个非常有质量、非常有戏剧张力的组合。童老师是翻译家、剧作家,张柠老师是文学批评家,而宋宝珍老师是戏剧研究专家,从这样三个维度,三个角度,我们今天要讨论契科夫的文学与爱情。

今年是一个特别的年份,契诃夫先生逝世满110周年。刚刚我还在微信朋友圈看到我的同学、武汉大学研究话剧的一位老师说,“下午有两场话剧,都是和契诃夫有关的”。我发了一条关于本次活动的朋友圈,他就感慨今年纪念契诃夫的活动会特别多。我觉得这样的活动还不够多,应该更多一点,让这位文学大家、戏剧大师,能够在21世纪回响出更美妙、更值得我们记忆的东西。接下来请大家尽情享受这个美好的中秋前夜,我们从聆听契诃夫的文字开始。

现场读者:丽卡,我在雅尔塔很寂寞。我不是生活着,而是勉强地生存着。

现场读者:大家好,我选择的是1894年米齐诺娃给契诃夫的书信选段:

“我是处于一个这样的绝望境地,脚下的土地没有了,能感觉到自己立在什么地方,但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得而知,但肯定是个极其糟糕的地方!我不知道您是否同情我!因为您是个四平八稳、遇事不惊和深思熟虑的人!您的全部生活都为了别人,好像您并不想拥有自己个人的生活!亲爱的,给我写信,快些写信!我想,再过些时日,我也会承受不住的,我相信您,相信您能给我写几句话。也可以像往常那样,骂我几句,说我是傻瓜。说我是傻瓜,这也要比沉默好。

您的丽·米齐诺娃”

主持人:谢谢这位读者,接下来上台的朋友可以在朗诵前简单介绍下自己,或者就自己朗诵的东西随便说点感想。

现场读者:谢谢主持人,我是很偶然来到蓬蒿剧场,我是来自百度的Vivian,谢谢大家,很高兴认识你们。这本书也是我第一次读,无意中看到这段,觉得特别有感觉,也符合我近期的感受。很荣幸,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第15节,米齐诺娃1892年4月29日在莫斯科致契诃夫的一段信。

“安东·巴甫诺维奇,您是一个多么野蛮的人。我能怎么埋怨您--我不知道。我没有感到委屈,我从来不感到委屈的,如果我说了些什么,你据此断定我是生气了,那我会深感遗憾。我清楚地知道,如果您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让人感到委屈的事,那也完全不是您有意要这样做的,而只是因为您毫不关心人们对您的言行会有什么样的感受。让我们和平相处,而主要的是,我们都不要无中生有,比如委屈等。昨天列维坦来了,我们又谈起了那篇小说。他认为这一切都非常愚蠢。很需要再给他写封信。而您又不会意识到,现在还不能写,因为给他写信,无异于给库甫申尼娃写信。再会了。

丽·米齐诺娃。”

主持人:接下来朗诵的这个段落不是书信,是契诃夫话剧《海鸥》里的一个选段。

现场读者:各位老师,大家好,我是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的一名编辑。我要读的是《海鸥》这个剧本里妮娜的一段话,我是随便翻开看到的,但非常有感触。

“我,像一个被投入荒凉的深井里的囚徒,不知道现在自己在什么地方,不知道什么命运在等待着我。我只知道要和一切物质之父的魔鬼进行一场顽强的殊死搏斗,我注定要赢得这场战斗。只有在取得这个胜利之后,物质与精神才能结合在美妙的和谐之中,宇宙意志的王国才会降临大地。但这将是个极其缓慢的、要绵延千千万万年的过程,到那时,月亮,光明的天狼星和地球都化为尘烬……而在这之前,仅仅只有恐怖,恐怖……”

现场读者:大家好,我叫时光,来自北京师范大学。我今天给大家分享的这一段是第65节契诃夫致米齐诺娃的书信。

“亲爱的丽卡:

昨天接到您的信,我当然很高兴。您问我在这里是否感到温暖,是否开心。暂时我的感觉还好。我整天坐在太阳底下想您,想您为什么喜欢说起弯肋的人,想了之后我断定很有可能您自己的肋部就有点毛病,您想让我明白这一点。

这里很暖和,甚至有点热,但这不会持续很久,一两天之后我就会感到自己如同在梅里霍沃的家里,也就是说感觉不到自己要到外边去游玩。我全身心地向往着巴黎,但那边很快就是潮湿的秋季,我恐怕在那儿待不住,因此,只好去尼斯,或是尼斯附近的博列奥。要是有钱,我就从尼斯途经马赛去阿尔及尔和埃及,我还没有去过那儿。您什么时候去巴黎?不管您什么时候去,您得给个信儿,我好去车站接您。我会很热情地接待您,我会尽可能地不注意您的弯肋,为了让您得到真正的满足,我会仅仅和您谈有关奶酪的话题。”

主持人:以上这些读者是之前网上报名选出来的,还有现场的读者想参与朗读活动吗?好,我看到一位读者示意。

现场读者:现场的老师好,大家好,我是一名学生,我叫海涵。我选择的段落是73节契诃夫致米齐诺娃的。

“可爱的丽卡,人们告诉我,您胖了很多,像个贵妇人了,所以我怎么也没有料到,您还想起我,还给我写信。而您想起我了,所以我要好好谢您。您的信里没有说起你的健康情况,显然,你很健康,这让我高兴,我想,您的母亲也很健康,诸事顺遂。我几乎也算个健康人,也生病,但并不经常,这是因为我老了,与肺病的病菌没有关系。现在我遇到漂亮的女人,先把下嘴唇垂下,再努力露出微笑--如此而已。……

当地的摄影师给我了照片,我就把自己的照片寄给您,这里的摄影师常给我拍照,但就是不给我照片。

丽卡,我在雅尔塔很寂寞。我不是生活着,而是勉强地生存着。别忘了我,哪怕偶尔写封信来。无论是在书信中,还是在生活中,您都是一个非常有情趣的女人。紧握您的手。

您的安·契诃夫”

主持人:谢谢刚才的几位朗读者,这个环节就大致进行到这里,我觉得应该先请童道明先生来介绍一下这本书和与之相关的契诃夫的文学生活和爱情生活。米齐诺娃是契诃夫的初恋情人,可能国内的读者对这段感情经历之于契诃夫文学创作的影响,并不是很了解。接下来我们请童先生来聊一聊。


上一页
123...456
下一页
  评论这张
 
阅读(3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